column玉鼎專欄

您好~您尚未登入    

紅綠燈代表絕對路權?綠燈通過路口有無注意義務?

2021-02-26

趙常皓

律師

【智財專業部-全方位IP佈局與專業服務】

 詳細簡介  線上預約

紅綠燈是否代表絕對路權?綠燈通過路口有無注意義務?

實務見解:

  •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6年度交上易字第33號刑事判決認為:
  1. 被告有超速: 案被告確實有以超過速限40公里之時速2公里速度駕車駛入案發路口並撞擊被害人所騎乘之機車,被告有未依速限行駛之過失。反觀被害人乃以17.1公里/小時時速,因此被害人是在低速的行駛狀態下闖紅燈穿越路口。
  2. 被告未注意前方被害人行車動態,有「未注意車前狀況,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之過失: 被告車輛行向至路口安全島約15至20公尺處無灌叢阻擋,視線良好。
  3. 被告雖抗辯縱使發現被害人,亦無足夠反應時間: 被告駕駛自小客車在北嶺六路北往南的中間車道,至遲駛至與上開北嶺六路分隔島上最近灌叢平行處時,車前及左側並無任何遮蔽物,視線開闊良好,而得察覺被害人已駛入上開交岔路口,而此處距離民治路右側路邊緣之直線距離尚有6公尺,如上所述,大於上開被告若遵守時速40公里之速限,自發現車前狀況而煞車至車輛完全停止所需之距離15.7公尺至17.3公尺。從而,被告顯有足夠之距離得以完全煞車而避免本件車禍之發生。
  •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1年度交上易字第111號刑事判決認為:「至被告之辯護人另為被告辯稱:『被告所行駛之車道與被害人行駛之車道雖為對向,但二車道中間隔有高速公路之基墩、自行車道,阻礙視線,依此行車視角均無法發現被害人之機車,自無期待可能性等語;且被告行車方向為綠燈,被害人左轉後進入之車道乃為紅燈,且劃有停止線,被害人未遵守規定停車,因而發生車禍,案發當時之路權乃屬被告,被告應得以信賴原則免除其過失責任』等語;惟本件案發地點應係被告所駕駛之自小客車通過該路口中線後才與被害人發生撞擊,並非初通過該路口停止線(附圖A處)即發生,業如前述,而被告當時已通過路口逾一半距離,更無可能因後方之高速公路橋墩而遮蔽視線。況又『汽車駕駛人,除應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為一般之注意外,尚有依實際情況而異之特別注意義務,故所謂信賴原則之適用,應以自身並未違規為前提;縱本身無違規情形,如於他人之違規事實已極明顯,同時有充足之時間可以採取適當之措施以避免發生交通事故之結果時,即不得以信賴他方定能遵守交通規則,以免除自己之責任(最高法院84年台上字第5360號判例、86年度台上字第2462號、83年度台上字第5470號判決意旨可供參照),本件交通事故之發生,被告既明確有未注意車前狀況之過失,自不得主張信賴原則之保護,被告之辯護人徒以本件車禍係被害人在岔路口闖越紅燈、逆向行駛等行為,認被告之行向係綠燈,信賴被害人會遵守交通號誌,已注意車前狀況採取安全措施等情,據以辯稱被告並無任何過失責任云云,洵非可採。
  •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99年度交上易字第1180號刑事判決認為:「惟本案被告係以已逾限速20多公里之時速約70餘公里之速度超速違規行駛穿越路口,復未注意車前狀況,已詳敘如前,雖  被害人亦有疏未注意車前狀況而闖紅燈之行為,然被告既有前開違規行為,且難謂非車禍發生之原因【詳見上開理由欄二、(三)及本段前揭說明】,參以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亦供承:『(問:你對於你以時速七十幾公里的速度經過路口,如果當時沒有那麼快,你是否認為可以避免本件車禍的發生?)可能可以。也許可以來得及煞車。』等語(見本院卷第40頁),足認倘非被告有前開超速及未注意車前狀況之行為,應得以防免車禍之發生,被告自不得主張『信賴原則』以脫免過失責任,被告及其辯護人以前詞辯稱被告之過失與本案車禍之發生並無相當因果關係,亦無可採。而被害人疏未注意車前狀況而闖紅燈進入路口固亦與有過失,且其前開疏失應為肇事之主因,被告之過失則為肇事之次因,然此仍無解於被告上開過失責任之成立。
  • 綜上可知,於行為人為綠燈通行的情況,若有未注意車前狀況、超速、有充裕時間為煞停之情形,仍有可能在交通事故中被認為是有過失責任之一方。

 

Share th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