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玉鼎專欄

您好~您尚未登入    

如濫訴侵害被告權益、浪費司法資源,會有何法律效果?

2022-05-06

前言

  濫訴侵害被告權益,並浪費司法資源。原告濫訴之行為,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現為第249條之1),得處以12萬元以下罰緩─以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09年度保險字第7號民事判決及裁定為例。

案例事實

  本件甲以「理賠規劃事務所」或「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名義接受委託辦理保險理賠事務。就訴外人粘OO跟被告乙保險公司等3人之間關於保險契約的紛爭提起訴訟,以民事訴訟法第344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5款規定為訴訟標的,請求被告3人對粘OO交付符合「保險公司對拒賠或解約案件之處理原則」法令規範之拒賠理由、所持契約條款、相關法規(含醫師意見、醫事證明或醫療說明等相關證明文件)等文件。

裁定意旨

  甲所提訴訟與民事訴訟法第344條意旨顯不相符。且甲無訴訟實施權,甲請求乙等3人對粘OO交付文件,當事人不適格,法院以判決駁回之。依原告甲主張,是粘OO跟被告等3人之間在保險關係上的紛爭,甲請求被告3人給付的對象也是粘OO,而不是甲自己,但甲不是這個保險關係的當事人,關於被告乙等3人有沒有義務對粘交付文件的紛爭,甲並無訴訟實施權。故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第2項規定,不經言詞辯論,逕以判決駁回。 

  法院認為,甲就他人的保險紛爭受託辦理理賠事務,並進而提起訴訟,已經不是第一次。例如:甲前稱其受訴外人簡OO委託,經臺北地方法院107年度消字第8號受理在案,以代辦費6萬元的代價,接受簡OO的委託。甲前另稱其受訴外人徐OO委託,經臺北地院以107年度消字第27號受理在案,按該事件判決記載,甲是以代理費用6萬元的代價,接受徐OO的委託。甲在上開二案各審級均敗訴,且依消保法第7條、第51條作為請求權基礎,係將基於保險契約之保險金給付與之混為一談。甲既以「理賠規劃事務所」或「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名義接受委託辦理保險理賠事務,應具最起碼的法學知識。這些粗製濫造的訴訟,不啻為民事訴訟制度的濫用,不但徒增法院的窮忙。因此,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第3項(現為第249條之1第1項),裁處罰鍰6萬元。甲就本件裁定提起抗告,經臺灣高等法院作成110年度抗字第337號裁定,駁回其抗告。

律師評析

  民國92年民事訴訟法修正,基於不當濫訴對被告構成侵害、浪費司法資源,就不當濫訴規範法院得處原告新臺幣六萬元以下之罰鍰。109年12月30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民事訴訟法修正,基於防止個案濫訴及程序簡化修正相關條文。包括:明定濫訴之定義,明定罰緩並負擔相關費用。乃至110年1月20日修正民事訴訟法第249條,並增訂第249條之1,將濫訴得處罰緩,由6萬提高至12萬元。且處罰要件需以其主觀上基於惡意、不當目的或有重大過失,始該當濫訴,而得予處罰。關於處罰對象,不僅得處罰原告,倘實質上係由其法定代理人、訴訟代理人所為,或共同參與,法院斟酌個案情節,應得對其等各自或一併施罰。

  自歷次修法以來,不當濫訴遭處罰緩,已累積一定案例。近來有以原告主張之事實欠缺經驗及論理法則,且多次提起類似訴訟,處罰鍰1萬元(臺北地方法院110年度訴字第3716號裁定);不斷對公務員濫訴騷擾,妨害執行日常公務,處罰緩7萬(臺中地方法院110年度訴字第1126號判決)。亦有實務見解以商業銀行設有法務專業部門,卻於民法245條除斥期間經過,仍依第244提起訴訟。且經告誡,又置若罔聞,裁處9萬元罰緩(南投地方法院110年度埔簡字第100號判決)。另外,亦有多次濫行聲請再審及訴訟救助,法院以其干擾法院審判之不當目的,且其事實上或法律上之主張亦欠缺合理依據,裁處最高12萬元之罰緩(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1年度聲再字第566號裁定)。

法學小教室

  民事訴訟法第249條第1項及第2項規定:「原告之訴,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法院應以裁定駁回之。但其情形可以補正者,審判長應定期間先命補正:(中略)八、起訴基於惡意、不當目的或有重大過失,且事實上或法律上之主張欠缺合理依據(第1項)。原告之訴,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法院得不經言詞辯論,逕以判決駁回之。但其情形可以補正者,審判長應定期間先命補正:一、當事人不適格或欠缺權利保護必要(第2項)。二、依其所訴之事實,在法律上顯無理由。」同法第249條之1第1項規定:「前條第一項第八款,或第二項情形起訴基於惡意、不當目的或有重大過失者,法院得各處原告、法定代理人、訴訟代理人新臺幣十二萬元以下之罰鍰。」

 

Share this :